明星

  • 床震亲胸吃胸膜胸 天使三部曲1天使

    座落涩谷宇田川町的住宅区,街道上早已静谧一片,四下阒无人迹。一座三层高的洋楼,自顶层的窗户里正射出柔和的灯光。 “嗯……嗯……”浑身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的紫薇,正仰躺在一张宽阔的大床上,在她那天仙似的俏脸上,已泛起一片片酡红,额头之上,早以微微渗着汗水。 只见紫薇螓首斜侧,星眸半闭,水汪汪的瞳眶里,却盈满着激情的色泽,优美的小嘴,正自轻咬着攥拳的小手:“咿……咿……唔……”的轻吟声,不住在她口里绽放出来,确实荡人心魄。 这种能令世上任何男性会神魂飘荡的轻吟,教那正跪在她胯间的男人更为兴奋,腰臀动得更是猛烈,一根黝黑的肉d,疯狂似的不停在紫薇那艳红娇嫩的**抽出插入,带着“滋噗、滋噗”的y荡声。因冲刺而摇幌着的大床,正把搁在紫薇脸侧的Q太郎弄得摆动不休。 这个全身精光的年轻男人,年约二十多岁,就是在茵茵口中的栗原洋平,他和紫薇本是同事身分,但在半年前,在洋平热烈的追求下,终于从数十名对手中,竟让他独占鳌头,把这个万人迷的天使追到手来。 然而,在紫薇的心底里,总是存在着一股复杂的隐疾,若说她不喜欢洋平,似乎又不是,要不然她坚守了接近二十年的童贞,又怎会奉献给了他,但要是说很喜欢他,紫薇又不敢坦然承认,她甚至不想和茵茵说,她和洋平的关系,早已经到了这个阶段,更不想给其它外人知道,尤其是公司里的同事,洋平己经是她的男朋友了,究竟这是为甚么会如此?可能连紫薇自己也不知道,说到洋平,他更加无法知晓! 可是洋平太喜欢紫薇了,她的要求,她的说话,洋平总是会视如圣旨,从来不敢违拗,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如此地奇妙,叫人无从量估。 这时,紫薇正羞涩地张开着双腿,两脚屈曲,而洋平正双手按着她的膝盖上,推往向外分开。他低垂着头,看着自己..... >>>>《天使三部曲1天使》在线阅读<<<<

    2019-11-09 0
  • 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新婚娇妻借给朋友

    刚下飞机就给家里拨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听到爱妻秦玲的美妙声音传来:“喂,您好!” 我说:“老婆,是我,我回来了。” “真的吗?太好了!老公,我去接你吧!” “不用,我自己坐计程车回去就好了。” “不嘛,人家好想你,你等等我,我马上开车去机场。” 笑了笑,我只好同意,然后结束了通话。霎时间,幸福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我真的好爱她,她也很爱我。结婚三年多了,爱情不但未曾褪色,反因彼此的坦诚与信任更多了一份亲密。坐在机场的咖啡厅里,一边品着咖啡,一边想着我那美丽的娇妻,想着我们的往事。我和秦玲是四年前认识的。她是一个非常惹人喜爱的女孩子,美丽中透着伶俐,温柔中又偶尔显现出顽皮。一头飘逸的秀发,俏丽的面容,配合着她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也许是缘分吧!第一眼看到对方,我们就被彼此深深的吸引了。那次见面一起聊了很多,很开心,于是就都留了联络电话和地址。不久,我们就开始约会,一起吃饭、一起看海、一起漫步,渐渐的已形影不离,感情进展十分的顺利。终于有一天晚上,我送她回家,在楼下与她吻了一会儿,刚想道别,她搂着我附在我耳边,悄声要我留下来别回去了。我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看到我的怪模样,“噗哧”一下笑出声来,拉着我的手飞快跑上楼去。关上门,她没有开灯,我们俩就靠在门边,她喘息着低声道:“这所房子我一个人住,不会有人来打扰。” 我紧张得抱住她的娇躯,身体不住发抖。她吻着我,在我耳边轻笑:“喂,你好笨哦!” 我不好意思的道:“我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亲热嘛!” 她咯咯的笑出声来,刮着我的脸:“丢死人了!” 马腾看我,这个马阿姨又发话了:「你看你也不照顾好你老婆,让她这么躺着。」 我们一看,菲儿是真不行了,平时就没酒量,今天喝了这么多,斜靠在沙发上。 马腾看我,我赶紧接话:「是啊,你也太粗心了,还不扶小菲去睡?哦,这是你的东西。」 顺手把包给了马腾。马腾给我一个愧疚的表情,我作大度的微微点头,心裡却想:『刚才车上你小子手往我老婆裙子裡伸,又不是没看到噢!』而马腾脸上浮现一丝得色,抱着醉了的小菲进了卧房。关上门的刹那,我心裡伴随着关门声也咯登一下,裡面会发生什么事呢? 马阿姨还在问我:「结婚了没?要抓紧了,小腾都有了。」 我心裡想:『他妈的小腾现在抱着的就是我老婆!』过了一会,马腾居然没出来,马阿姨总算扛不住,说声:「我去睡了,这么晚,小松你也别回去了,就留着吧!」

    2019-11-09 0
  • 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妹妹的丝袜

    我叫张轩,十八岁。 就常人的角度看来我家发生的事,我可能是个人渣。不过就在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发生之後,我还是相当乐此不疲,我想我大概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在那一切事情发生之前,我们都只是个很平常的家庭。有和蔼的爸爸,温柔的妈妈,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非常的普通。事情会变调,是发生在妹妹进了高中,我也升上三年级之後。爸爸妈妈因为公司业务的关系,被派遣到国外去了,很久才能回国一趟。也因此,从那时开始,家里就只剩下我跟妹妹两个人,留给我们一个相当充裕的户头自行打理。乍看之下应该是我照顾妹妹,不过实际上却是妹妹在照顾我。家事一把包之外,在下雨天我们不方便出门外食的时候,贴心的妹妹还偶尔能煮上几道菜,真是贤慧到家了。不过事情会演变成後来那样,也就是从爸妈出国的这时候开始。 小时候的妹妹黑黑瘦瘦的,总是流著鼻涕跟前跟後,嘴上喊著哥哥长哥哥短的,像个长不大的小屁孩。後来在国二国三的时候,小鬼头终於开始发育了,不仅身高抽长了,皮肤变得又白又嫩的,身材也开始剧烈变化起来,该突的突该翘的翘,彷佛变成另一个人似的。进高中之後除了发育变得更惊人之外,头发留长也增添了些许的女人味,除此之外人变得更文静乖巧,完全就是一个漂亮的小美女了。总有邻居的妈妈在我们家小妹放学回家的时候,冲著她喊著:“若嘉啊!这么漂亮,以後嫁来我们家当媳妇啦!”妹妹只是害羞的轻摇著头然後就很快的跑回家里把门关上。 我呢,就是一个长得普通,身高普通,成绩普通的普通人。不过因为比妹妹高两届的关系,课业上还勉勉强强可以指导妹妹一下。虽然说,後来事情也是在这地方开始出轨的。 进入高中之後,妹妹认真读书的程度还是依然不减。往往是吃完饭把餐桌收拾一下,就把教科书摆在餐桌上开始用功。我一般都是吃完饭就回房间开始打线上游戏(好啦我知道我高三了…),偶尔妹妹有课业上的问题,才会走到我房间问我问题(高一的东西我还记得,不要怀疑!)有时候妹妹自己走进来,有时候是她喊了然後我走出去。後来段考那一阵子,迫於妹妹的眼神压力,我也不得不开始稍微念一下书,妹妹怕我或她走来走去,会打扰对方都不好,就乾脆拉了张椅子到我房间,跟我并肩坐著读书,有问题就直接偏过头问我,就不用走来走去的。 当初是想反正家里也才两个人,坐在同一间房比较不会寂寞。不过後来天气开始转冷之後,就变得有点复杂了。我跟妹妹同间高中,我们学校的女生在冬天的时候可以自己选择要穿长裤或是继续穿裙子,妹妹是选择继续穿裙子,不过还要在底下加穿一件不透明的黑色天鹅绒裤袜保暖。我是不怕冷的人,所以就是天气转凉了,我也一样穿著短裤就在房间读书。妹妹有时候问我问题,整个身子就靠过来,有时候那双纤细的裤袜长腿就会微微的贴在我的腿上。在那之前,我一直都不是个特别注意到丝袜美腿是这么诱人的一回事,不过妹妹这个细微的动作,却彷佛像是开启了我脑中什么奇异的开关似的,让我在妹妹那双丝袜腿贴在我小腿上的同时,开始有些许异样的欲望流出。

    2019-11-09 0
  • 主角苏谨|林莫霆全本,苏谨林莫霆在线阅读(总裁爱够没)

    “你不用上班吗?”苏瑾问着林莫霆。 “不用。” “既然不用,带我去一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 “还我过来开吧,说了你也不会知道。”车子平稳的向前,林莫霆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看着专注的开车的苏瑾,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她,自己就觉得心里面有什么在跳动。 “到了。” 过去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到了,林莫霆看到前方是一大片的向日葵,金黄色的一大片,有些刺目,但是美不胜收。 苏瑾下车之前把身上的外套脱在了车里面里面是白衬衫和藏青色棉麻裙,远远的看过去,倒是像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一样满身散发的都是像是这向日葵一样的活力与青春。 林莫霆下车仔细的看着这些向日葵,一个不留神再次找苏瑾却是又找不到了,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苏瑾,原来是趴在了远处的一个高的山坡上,坐在那里画画,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来了一套画具,林莫霆走过去,故意从后面绕过去,本来是想要站在苏瑾的身后吓她一大跳,但是站在苏瑾的身侧看到苏瑾坐在那里,威风吹过脸颊,飘起了发丝,金黄色的照射,以及她挥舞的画笔呈现在画布上的景物就像是活在另外的世界。 最后,苏瑾还是被林莫霆吓到了。 …… 苏瑾走在路上看着自己身上满满的都是颜料,心里面就有些愤怒,转过身看到林莫霆身上也是一身的颜料又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林莫霆不知道苏瑾心里面的想法,只是一直在微微皱着眉头,可眼中却没什么愤怒的表情。 苏瑾拿出手机偷偷拍了一张林莫霆看着衣服发皱的脸--估计风林总裁林莫霆的衣服很少有像是这样脏过吧。刚想要吧手机放进衣服的口袋,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电话来,苏瑾立马有了不好的预感。 “您好,请问是苏瑾,苏小姐吗?”这个声音苏瑾还能认得,是父亲身边最亲近的老司机的声音。 苏瑾浑身颤抖,但是语气依旧平静的说:“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 苏瑾想要把电话挂断,就听到电话那头说:“如果要继续想生存下去就要学会适时的反击,这是老爷叫我嘱咐你的话,还请您原谅他。” 苏瑾应声把手机摔落在地上,整个人也瞬间软了下来,时隔这么多年主动叫自己报仇?难道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亦或者……难道自己现在已经被家族里的人盯上了?过了这么久,叫别人说一句希望原谅他? 一切都是那么可笑。 林莫霆一直没有看到苏瑾跟上来,回过头去找她,却看到了苏瑾一脸苍白,瘫坐在地上,手机扔在一旁已经摔坏了,脸上也满是泪痕。

    2019-11-09 0
  • 马背上粗大快速深入h限_公车被强系列小说

    第七章 这时候的林柔柔真的尴尬极了,想提醒老师但是又不敢,本能的收紧了双腿,可又恰好夹紧了李明亢奋不已的小伙伴。 突如其来的动作,李明浑身一哆嗦,其实他早就发生了生理上的异常,但身为老师,他依旧保持着淡定。 “柔柔,怎么还不睡?“ 林柔柔忽然惊醒,心跳个不停,慌忙调整了一下姿势。 “老师......我这就睡。” 转过身的林柔柔心里实在无法淡定,她不断的安慰自己,老师也是个男人,肯定是不注意才这样的。 可被窝里的地反就那么大,免不了产生一些摩擦,不多时她就感觉李明的硕大的家伙又逐渐顶在了她的蜜臀上。 对此李明也无奈的很,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刚开始林柔柔还有些害臊羞愧,随着接触的时间长了,这个年纪正是对那种事儿充满幻想的时候,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些想法。 “老师真的好大,蹭的好难受,要是再进去一点儿就好了。” 同时又想:“老师平时一个人,会不会憋的很难受呢?” 本来她身体就难受,再这么一想,脑子不禁有些迷糊,睡梦中也不知道是真难受,还是产生了那方面的想法,一个劲儿往李明身上蹭。 这一宿可真苦了李明,面对睡梦中躁动不安的林柔柔,下边的小伙伴都硬的发胀,真有种想要占有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控制住了。 倒不是说李明这人老实,而是林柔柔总归是自己的学生,在他心里包裹着一层束缚。 要是将被窝里的女人换做别人,怕是早把小伙伴放进了温热泥泞的山谷,感受那一份逍遥快活。 就这样,转眼到了第二天,跟自己的学生睡觉不是啥好事儿,所以李明起的特别早,当时林柔柔还在睡熟中,这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床单上竟有一片温热的湿润。 李明以为是自己泄了,慌忙把手伸到了下边,结果一点儿都不湿,敢情是林柔柔的。 一大早发现这个,李明着实不淡定,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林柔柔身上。 林柔柔睡觉不安生,那边的被子掀开了一半,胸前的饱满一览无遗,特别是那颗隐约透露着嫣红色的凸点。 李明暗暗咽了口唾沫,暗道:“这小妮子可真够诱人。” 帮林柔柔掩盖之后,李明便急匆匆的起床了,憋了一宿,尿急的很,来到了院里的厕所。 也就在李明从厕所出来后,正房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很奇怪的动静,像是一个女人在挣扎,同时声音又特别小。 抱着好奇,李明便凑了过去。 敢情正在挣扎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柔柔她妈王桂花,此时正被一个黑瘦的男人使劲儿的按着,撕扯着衣服。

    2019-11-09 0
  • 经典《总裁的乖乖小甜妻》无删减(原文阅读)

    暮色降临,舒唯伊结束了今天的最后一节课,便准备回简家,也想确认下简云琛被打的事情。 “唯伊,你真的不住宿舍了吗?”校门口,姜琳依依不舍的看着舒唯伊。 “是啊,家里最近有点事情。”舒唯伊微笑的回答,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将她已婚的事情告诉姜琳,暂时隐瞒。 “好吧,那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学校离你家还挺远呢。” “没关系,我坐公交很快的。” 舒唯伊的话语刚落下,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倏地停在她的面前,很快后座的车窗摇下,只见简博尧安然的坐在那里。 “上车。”男人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不容违抗的威严。 舒唯伊一脸惊愕,她不是已经让他不要来接自己吗? “唯伊,这就是你谈了很多年的男朋友吧?好帅啊,怪不得你一直藏着掖着。”没等舒唯伊开口说话,姜琳满脸花痴笑道。 “你好啊,我是唯伊的好朋友,我叫姜琳。以前经常听唯伊提起你,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姜琳看向简博尧,主动的自我介绍。 “你好。”简博尧礼貌而疏离的微笑,黑眸中却荡涤着一丝稍纵即逝的玩味。 很明显,姜琳把她当做简云琛了。 “还不上车?”简博尧随后转过视线,落在一直傻傻发呆的舒唯伊身上。 “好的。”舒唯伊避开简博尧的视线,轻皱的眉头有些不悦,还是打开了车门。 上车之后,她和还处于花痴状态的姜琳挥手告别,车子随即启动。 “我不是说过了不用来接我吗?”一上车,舒唯伊就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我有答应你吗?”简博尧并不恼,轻笑反问,看上去今天他的心情似乎很好。 “简博尧!我们只是协议结婚,以后是要离婚的,应该自觉的避开彼此的圈子。这样以后我们离婚了,大家都不需要跟别人多解释,你说对不对?”舒唯伊耐心的分析着。 “应该怎么做,由我说的算!我说过你没资格教我做事!”简博尧挑眉,眸色淡漠的扫了舒唯伊一眼。不知怎的,舒唯伊张口闭口都是离婚,让他不爽起来。 “我不是在教你做事,我只不过是为了我们以后着想,你来我学校接我,被同学看到了,我要解释吧,那么我该怎么解释呢……唔……” 舒唯伊力劝着简博尧,话还没说完,粉唇倏地被堵住了。 简博尧吻了她! 顿时舒唯伊浑身僵硬,瞪大的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这张俊脸,屏住呼吸,完全愣住了。

    2019-11-09 0
  • 床震亲胸吃胸膜胸|三宝局长

    您好,秦局长。“性感的嘴唇轻启露出洁白的牙齿,随着笑容脸上浮现出两个可爱的小洒窝。老色鬼立刻被明亮的她吸引了。两人寒喧一番,女军官细说自己的情况,原来,她是北方某市的人,叫萧燕,在部队时和自己的一位战友,一位中尉军官结了婚,这件事原本双方家长都是反对的,因为两人都是独生子女,双方又是一南一北,双方老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离得太远,至今也不肯原谅他们,一直再无往来。现在她要转业了,而丈夫还要再过几年才转业,她按规定要转回北方,将来丈夫转回南方,两人就要两地分居了,所以她想留在本市,好不容易把转干办答兑好了,可是还得有个接收单位,又想找个好工作,就辗转找到了秦守仁。 最后,她哭着对秦守仁说:“秦叔,我是很要强的,为了我的事我和家里闹翻了,如果现在灰零零地回去,真的是没脸见人了,如果你不帮我的忙,我只好死了算了。” 秦守仁矜持地笑笑,说:“这样吧,我现在还有个会议,今晚我们再详谈,你放心,我的朋友还是很多的,啊?这个~~~帮你安排工作,甚至找个相当不错的工作应该还是不难的,这样吧~~~~”,他拿起笔刷刷地写了个地址递给萧燕,今晚七点你到这里,我再听听你的具体情况,再做安排,放心,啊,一定让你满意。“萧燕千恩万谢地走了,秦守仁得意地笑笑,以他的经验,就样心高气傲、条件优异,很少遇到挫折的女孩子一旦有求于人是很好对付的。 因为去省里开了两天会,下午他借口有些累,提前回家了,到了家门口对司机小赵说:“晚上六点半你来接我”,然后就上楼了。他住的是高级住宅小区,四室二厅的房子,老伴在海关工作,是检查组长,平常不大回家,只有女儿,高中毕业也不想找工作,不是出去玩,就是呆在家里。 他打开门,听见从女儿房里传来一阵浪叫声,不禁皱了皱眉,他的女儿叫秦晓华,似乎继承了他淫荡的本性,总是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来鬼混。听见开门的声音,屋里静了下来,他回到卧室,一会儿听到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知道那男人已经走了,接着他的房门打开了,十八岁的女儿裹着一件浴巾走进来,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白嫩如脂的肩头,胸脯上露出半截雪白的肌肤,中间的乳沟清晰可见,底下一双纤秀的小腿汲着一双绣花拖鞋。 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弯弯的眉儿,小小的嘴,此刻正满面风情,看见父亲瞪了她一眼,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吟吟地说:“爸,你回来了,怎么今天没有饭局吗?”。 秦局长坐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说:“饭局哪天没有?你以为什么人请我都去吗?”

    2019-11-09 0
  • 师生辣文师生边h边做题_教室系列高H小说

    第三章 面对林柔柔突然间的哀求,李明作为一个成年人太清楚她想要啥了,尽管生理上也产生了强烈的反应,但作为老师,心中仍有所顾忌。 可看林柔柔的样子好像又需要的厉害,不泄出来怕是会憋坏,着急的同时不禁有些烦躁,难不成真要跟自己的学生发生点儿啥? 下体那玩意儿正被撩拨的欲罢不能,也不知怎的,他脑子里忽然间闪过了张晓丽的身影。 张晓丽是掌管医务室的老师,跟他一样,也是从城里来支教的,但那女人骚的很,经常会买些小玩具放在抽屉。 “对呀,小玩具。” 一念至此,还有些理智的李明心中一颤,赶忙用力推开了林柔柔,迅速走到桌前,拽开了张晓丽的抽屉。 这时候李明心里忐忑的很,要是没有,恐怕这女学生真得被自己给弄了。 然而事实并没有让李明失望,里边除了几条性感的丁字裤,果真存放着两个仿真玩具,只不过好像被用过。 但林柔柔这种情况,他哪儿还顾得上想那么多,犹豫了一下,便随手拿起一个,就来到林柔柔身前,递了过去。 “柔柔,你用......这个试试。”也不知是身体过于躁动,还是着急,李明的声音显的有些急促。 此刻林柔柔已经被折腾的欲罢不能,刚想再扑上去,便看到了李明放进她手中的那根橡胶棒,顿时身体就像被点燃了一般,同时羞愧的低下了头,刚想说什么,李明已经转过了身去。 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她终究选择了照做。 在情欲的催动下,那根橡胶棒开始逐渐触碰到鲍蕾,由于没用过这么大的玩意儿,她没敢直接塞进去,一边沿着敞开的花瓣慢慢研磨,一边慢慢的往花心处抵进。 随着抽动的橡胶棒的动作,粉嫩的花瓣一张一合,像极了流淌着口水的樱桃小嘴儿,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十几分钟后,娇躯剧颤,压抑许久的蜜汁,终于伴随着一声娇喘尽数喷发了出来,整个人瘫软在了床上。 忽然间得到了释放,那种感觉对于林柔柔来说实在是爽的痛快,然而面对回过身的李明,她却羞愧的厉害,感觉丢尽了人。 这时候的李明自然也难受的厉害,但更多考虑的是该怎么善后,迅速做出了平日严肃的表情。 “好点儿了吗?” 林柔柔下意识裹好了衣服,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李明微叹了一口气,看着狼狈不堪的林柔柔也不好去指责,只好无奈道:“你先回家休息,这件事儿回头再谈。” 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林柔柔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那还敢逗留,顿时像做了亏心事儿一般,慌忙跑出了医务室。 林柔柔走了,但李明一刻也没有闲着,一向谨慎的他开始帮着处理林柔柔动情时留下的痕迹。

    2019-11-09 0
  • 男主角殷珩,桃源喜事:貌美夫君有点甜(古言美文阅读)

    贺氏一个劲地抗拒,汤药洒出一些,顺着孟娬的手背淌下来,而多数都被灌进了贺氏的肚子里。 孟娬放开贺氏时,贺氏一个劲地粗喘咳嗽,但是咽下去的汤汤水水怎么还能吐出来。 她气得肝胆欲裂,颤手指着孟娬,“你……你这个心肠歹毒的东西,我要去告你虐待老人,把你沉塘!” 孟娬看着碗里残留的一点点药渍,随意道:“你去啊,回头我也找个大夫来看看,祖母送的这药究竟是治寒疾的还是雪上加霜的。” 她笑睨着贺氏发白的脸色,又道,“要真是补药,我喂祖母喝下怎么可能是虐待老人呢。如果不是补药,那我顶多是以牙还牙罢了,真正想害人性命的是你吧,嗯?” 凶横惯了的贺氏,此刻竟然回不上嘴。 眼前这哪还是以往那个好对付的孟娬,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贺氏完全认不得了,却又不得不心生恐惧。 孟娬弯身下去,随手拿了镰刀把,就不管不顾地从地上拔了起来。 顿时贺氏就又痛叫一声,骂道:“小贱人,你割着我的脚了!” 孟娬眉眼弯弯地道:“见谅啊,这镰刀无眼嘛。祖母要留下来吃晚饭吗?” 贺氏十分惧惮她手里拎着的镰刀,哪还敢再嚣张,最后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孟娬回过头,把地上的夏氏搀扶起来。 夏氏回神,伸手就摸摸孟娬的头,又摸摸孟娬的身子,嘴里念念有词道:“没错,这是我的阿娬,是阿娬……可是阿娬以前不是这样的……” 知女莫若母,孟娬的性情大变,身手也好,根本就不是以前的阿娬。 可是她上上下下把孟娬摸了一遍,这又确实是她的阿娬。 孟娬只道:“人在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会奋起反抗的,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以后的阿娬就这样,娘你慢慢接受,不着急。” 她借着原主的身体重生了,能做的只有帮原主照顾好母亲,让她安然度过后半辈子。 夏氏抱着孟娬就哭。 孟娬安慰了一会儿,无奈道:“不是与娘说过了,谁来都不要开门么。” 夏氏擦着眼泪道:“可你祖母她不留口德,要是不让她进来,她什么话都能骂得出来。” 孟娬道:“她喜欢骂就让她骂好了。” 夏氏在意别人怎么看,但是孟娬可不吃这一套。 随后夏氏去做晚饭,孟娬进屋去看看殷珩的情况。 结果进去一看,孟娬倒是愣了愣。 殷珩依然躺在木板上休息,可是他胸口上的伤绷开了,沁出了血迹,还有一只手正在淌血,在地上溅开了一滴滴的血沫。

    2019-11-09 0
  •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_公交车插校花花蕊

    3 面对林柔柔突然间的哀求,李明作为一个成年人太清楚她想要啥了,尽管生理上也产生了强烈的反应,但作为老师,心中仍有所顾忌。 可看林柔柔的样子好像又需要的厉害,不泄出来怕是会憋坏,着急的同时不禁有些烦躁,难不成真要跟自己的学生发生点儿啥? 下体那玩意儿正被撩拨的欲罢不能,也不知怎的,他脑子里忽然间闪过了张晓丽的身影。 张晓丽是掌管医务室的老师,跟他一样,也是从城里来支教的,但那女人骚的很,经常会买些小玩具放在抽屉。 “对呀,小玩具。” 一念至此,还有些理智的李明心中一颤,赶忙用力推开了林柔柔,迅速走到桌前,拽开了张晓丽的抽屉。 这时候李明心里忐忑的很,要是没有,恐怕这女学生真得被自己给弄了。 然而事实并没有让李明失望,里边除了几条性感的丁字裤,果真存放着两个仿真玩具,只不过好像被用过。 但林柔柔这种情况,他哪儿还顾得上想那么多,犹豫了一下,便随手拿起一个,就来到林柔柔身前,递了过去。 “柔柔,你用......这个试试。”也不知是身体过于躁动,还是着急,李明的声音显的有些急促。 此刻林柔柔已经被折腾的欲罢不能,刚想再扑上去,便看到了李明放进她手中的那根橡胶棒,顿时身体就像被点燃了一般,同时羞愧的低下了头,刚想说什么,李明已经转过了身去。 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她终究选择了照做。 在情欲的催动下,那根橡胶棒开始逐渐触碰到鲍蕾,由于没用过这么大的玩意儿,她没敢直接塞进去,一边沿着敞开的花瓣慢慢研磨,一边慢慢的往花心处抵进。 随着抽动的橡胶棒的动作,粉嫩的花瓣一张一合,像极了流淌着口水的樱桃小嘴儿,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十几分钟后,娇躯剧颤,压抑许久的蜜汁,终于伴随着一声娇喘尽数喷发了出来,整个人瘫软在了床上。 忽然间得到了释放,那种感觉对于林柔柔来说实在是爽的痛快,然而面对回过身的李明,她却羞愧的厉害,感觉丢尽了人。 这时候的李明自然也难受的厉害,但更多考虑的是该怎么善后,迅速做出了平日严肃的表情。 “好点儿了吗?” 林柔柔下意识裹好了衣服,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李明微叹了一口气,看着狼狈不堪的林柔柔也不好去指责,只好无奈道:“你先回家休息,这件事儿回头再谈。” 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林柔柔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那还敢逗留,顿时像做了亏心事儿一般,慌忙跑出了医务室。 林柔柔走了,但李明一刻也没有闲着,一向谨慎的他开始帮着处理林柔柔动情时留下的痕迹。

    2019-11-09 0